笔趣阁 > 密战无痕 > 第195章:Queen

第195章:Queen

?热门推荐:
????巫森的生死,陈淼已经顾不上了,他能做的都做了,剩下的就看老天爷了,如果池内樱子能说动林世群的话。

????那巫森还可能有一线生机。

????若是林世群坚持不肯冒险,那巫森就真死路一条了。

????救不了。

????来不及吃饭了,陈淼只是吃了几块饼干,再喝了一杯白开水,肚子里稍微有那么一点儿饱胀的感觉,就去上课了。

????学习班齐装满员,没有人敢不来,就是满腹怨气的裘君沐也乖乖的提前过来了,迟到是要扣考勤分的。

????他可不能让陈淼抓到他的把柄。

????陈淼几乎是踩着上课点儿进入教室的,今晚他不是坐在下面的学员,而是教员,主讲的是督察室的各项规章制度和职能。

????这是最枯燥无味的,如果陈淼愿意,照本宣科的将各项规章制度读一遍,那也就算是糊弄过去了。

????但陈淼没打算这么做。

????为了这堂课,他还是下了功夫的,这两个多月来在档案室工作,他对76号内部的问题那是看的一清二楚。

????当然,大问题,他是选择性放过的,毕竟,那不是他能左右,甚至还希望多多益善的,对于那些小问题,他是张嘴就来。

????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,如何掌握好尺度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????“裘队,这家伙才来我们76号多久,怎么对咱们这么多事情这么清楚?”

????“他在档案科,想知道这些,难吗?”

????裘君沐一瞪眼,是,想要知道这些并不难,难的是,你的去做,你要是不去翻看那些档案,那些档案里的文字是主动钻进你的脑袋里的。

????试问有几个能静下心来做这样一件可能根本就用不上的事情?

????冷板凳一坐就是四五年,这份定力就非同凡人,裘君沐尽管不喜欢陈淼,但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佩服的。

????换做是他,那是绝对做不到的。

????两个小时的课,除了中场休息十分钟,陈淼的嘴巴几乎就没有停下来过,他还真是没有尝试过这样强度的说话。

????好不容易结束了,他嗓子也有些沙哑了。

????池内樱子是悄悄的坐进来的,当时所有人都在全神贯注的听他讲课,都没有留意到,从后门进来一个人,悄悄的坐在了最后一排。

????两个小时的课,她也跟着至少听了有四分之三的时间。

????其实,这课的内容,池内樱子她并没有听进去多少,她更多的是坐在下面发呆,她不是犯花痴。

????陈淼虽然也算是相貌堂堂,但论长相也就中上而已,上海滩要找出一个比他俊美的,那是太容易了。

????她在思考。

????陈淼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????因为接下来,她可能要用到这个人,如果不了解这个人,她有如何敢用呢?

????“好了,今天的课就到这里,明天还请大家准时过来,明天晚上给大家上课的是唐克明科长。”陈淼宣布一声,“都散了吧。”

????“三水君。”

????“樱子小姐,您还没回去?”陈淼很吃惊,这池内樱子居然一路跟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????“我今晚住在76号的招待所,听说三水君最近也住在那儿,是吗?”池内樱子问道。

????“是呀,怎么了?”

????“我能向三水君请教几个问题吗?”池内樱子谦逊的问道。

????“樱子小姐,都这么晚了,您不早点儿休息吗?”陈淼真的有些不愿意跟这个日本女人有太多的交集。

????“三水君还没吃晚饭吧,我也一样,三水君不介意的话,一起吃个夜宵?”

????“这不大好吧?”

????一个女人主动邀请一个男人一起吃夜宵,这要是在正常情况下,那就只有一种情况,就是这个女人看上这个男人了。

????但是,他跟池内樱子的情况,明显是不可能的。

????看这架势,今晚是躲不过去了。

????“这样吧,我把天霖叫上,你和我,加上你的副官酒井,咱们四个人过去,如何?”陈淼道,他可不想跟池内樱子单独出去,那样有几张嘴都说不清了。

????池内樱子点了点头。

????“那就走吧,这会儿饭店基本上都关门了,只有一些路边的小摊子,不知道樱子小姐吃不吃得惯?”

????“当然,我对中国的路边小吃美食十分向往。”

????“好吧,那我们就过去吧,不远,走几步路就到。”陈淼无奈一声,带着池内樱子去吃上次那个店吃馄饨。

????“你们两个坐那边,我跟三水君一桌。”到了之后,池内樱子手一指,将酒井和吴天霖赶到另外一张桌子,她与陈淼坐了一张桌子。

????“三水君,巫森是现在我们找到‘queen’关键证人,如果他被处死了,那我们的线索就此断了。”

????“樱子小姐,这事儿您跟我说没用,我做不了主,何况,就算现在暂缓对巫森行刑,那他也未必能提供有价值的情报,到时候,反而会引起一些非议。”陈淼一副我不愿意多管的态度。

????“三水君,别忘了,追查‘queen’也是你的职责?”

????“呵呵,要是没见到樱子小姐之前,那或许是,现在嘛,嘿嘿……”陈淼嘿嘿一笑,不言自明。

????既然你们特高课在追查,他自然是消极磨洋工了。

????何况,他本来就不愿意查,要真把‘queen’给挖出来,那不是自己个儿给自己挖了个坑吗?

????这个坑要是无限循环下去,还跳不出来了。

????池内樱子有些不悦,说的这么直白做什么?

????“三水君,如果我想让巫森活下来,你有什么办法?”池内樱子忍者心中的不舒服,问道。

????“这个……”

????“客官,您的馄饨。”

????“樱子小姐,你先来。”陈淼绅士风度了一下,把第一碗先推到了池内樱子面前。

????“还是三水君先吃吧,你饿着肚子,还讲了两个小时的课。”

????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陈淼把碗端过来,拿起筷子吃了起来。

????“三水君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

????“樱子小姐,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我回答吗,让梅机关给76号打个电话,或者下个命令不就行了?”

????“不行,不能公开。”

????“那我就没办法了,这个案子又不归我管,你应该去找陈明初处长,他是这个案子的直接负责人。”陈淼真是饿了,三两口之下,一碗馄饨就下去一大半儿,看这架势,再来一碗没问题。

????“若是这个案子归你管呢?”池内樱子问道。

????“樱子小姐,咱们能不讨论这个问题吗?”陈淼道,“我吃饭的时候,什么都不想,就吃饭。”

????池内樱子的馄饨也随后上了了,撒上葱花,再淋上香油,热气腾腾的馄饨瞬间勾起了池内樱子的食欲。

????“三水君,你的介绍真不错,这个馄饨很好吃,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馄饨。”池内樱子刚吃第一口,就爱上了。

????“三水君,你说,要是用一个死刑犯替换掉巫森,你觉得怎么样?”吃着,吃着,池内樱子突然道。

????“老板,再给我来一碗?”陈淼似乎沉迷于馄饨,并未听到池内樱子的话。

????“好咧。”

????“樱子小姐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????“三水君,我说找一个人替代巫森去死,这样,对外也可以有一个交代,而只要巫森死了,对‘queen’来说,他也就安全了。”池内樱子道。

????“樱子小姐就这么肯定,巫森能帮我们找到‘queen’吗?”陈淼吃完一碗馄饨,感觉才小半饱而已。

????“不试试怎么知道呢?”池内樱子道。

????“距离行刑只有不到一个半小时,从哪里找一个人来替代巫森?”陈淼问道。

????“这个不难,这样的人,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办到。”池内樱子道,“前提是,我需要三水君帮忙。”

????“樱子小姐要我怎么帮?”

????“不惊动76号任何人的情况下,帮我把人换掉。”池内樱子道。

????“樱子小姐,有些事儿你可以走,我不可以,我做了,那是会掉脑袋的。”陈淼一字一句的道。

????“如果这是你们林主任默许的呢?”

????“樱子小姐可有林主任的手令?”

????“当然没有,这种事儿怎么可能留下证据呢?”池内樱子道,“虽然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追查‘queen’不得已,才暂时保留巫森一条命,但他最终还是会比处决的,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。”

????“我需要给林主任打个电话?”

????“可以。”

????“天霖,这附近可有公用电话?”

????“三哥,前面旅馆应该有电话。”吴天霖想了一下道。

????……

????“主任,我是陈淼,我现在跟樱子小姐在一块儿,她跟我谈了有关‘queen’的事儿……”

????“嗯,我知道了,人交给她们后,我就不管了……是……明白。”

????林世群下不了决心,那是他不敢冒这个风险,一旦让丁默涵知道了,那就麻烦大了,所以他宁可把巫森杀了,也不能留给对手抓自己的把柄。

????但是日本人介入的话,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,有日本人给他背书,他就不怕了,那怕被丁默涵知道了,他也有话可说。

????陈淼也没想到的是,池内樱子的介入,居然让巫森暂时捡回一条命,但他落入日本人手中,只怕是生不如死。

????这一来,陈淼感觉还不如让他一死了之,那样还少遭点儿罪。

????哎,这叫什么事儿。

????……

????看守所内。

????“处座,十一点半了,该出发了?”谭文斌催促一声,枪决人犯当然不能在76号,得拉到外面去。

????而且大白天的他们也不敢,只能在晚上偷偷摸摸的干。

????“急什么,稍安勿躁。”陈明初眼皮子微微一抬,端坐在那儿,一副稳若泰山的模样道。

????“处座,不就是杀个人,咱们76号杀的人还少吗……”

????“这个不一样。”陈明初哼哼一声,76号的确是杀人魔窟,可对外公开枪决人犯,这是第一次。

????“处座,时间一到,误了时辰可就不好了。”谭文斌道,这出红差的,都十分迷信,讲究这个。

????“来了。”陈明初忽然一睁眼看,站了起来。

????“什么人来了?”谭文斌惊讶的望着陈明初。

????“明初兄,奉林主任的命令,我过来监刑!”陈淼出现在陈明初面前,微微一笑。

????“文斌,可以出发了。”陈明初一点头,彼此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,扭头淡淡的吩咐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