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邪王御神录 > 第七十六章 领路

第七十六章 领路

?热门推荐:
????木无双感到丹田沉痛无比,急忙按陆险平教过的运功之法调整内息,才感觉顺畅了不少。刘满芒低头一看,发现汪小茹的左脚已经踩入地下三寸有余,可见刚才那一腿的力道有多重。刘满芒赶紧问道:“师侄,怎么样?没事吧?”木无双顺了一口气慢慢说道:“无妨,多谢师叔关心,”刘满芒听他这么说,才点点头慢慢松开手。汪小茹从地里拔出左脚,放在地上转了转。

????“好快的身手啊!”木无双喃喃说道。“小子,我右你左!两面夹击!”刘满芒低声说着,然后挥起断刀,直奔汪小茹右胁。木无双架起句落剑,一个纵身追上刘满芒,长剑发出破空的呼啸,直刺汪小茹的左胸。汪小茹才眉毛一挑慢慢说道:“嘿,长得细皮嫩肉,其实也挺皮糙肉厚的嘛!可以。”等木无双和刘满芒来到自己身前,汪小茹才身子一矮腰身扭转,双掌直冲两人小腹拍去。刘满芒手臂下压断刀竖劈,木无双也手腕一扭直刺汪小茹的肩膀。两人刚变好招式,汪小茹早已欺身来到两人跟前,变掌为拳狠狠打向两人丹田。又是一声闷响,木无双的小腹、刘满芒的右腰同时狠狠挨了一拳。两人踉跄着向后退去的同时,汪小茹五指舒展,双手成掌站直身子,一个闪身就又追到两人面前双掌推出。又是一声沉闷的嘭声,木无双和刘满芒顿时向后飞去。

????这时身后一个人影飞出,双双接住二人,汪小茹站定身子一看,却是张柱北。汪小茹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冷喝道:“你不去叫张修文儿来,杵在这里找死吗?!”张柱北脸上阴晴不定地说道:“汪老前辈,眼下这两个混账都受了伤,我等也见识了前辈神功,但求前辈高抬贵手后好不好?”木无双一把推开张柱北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老子不用你假仁假义!就算死,我也不能把华姨丢在这!”木无双说完,陡然觉得喉咙一阵发甜,噗地喷出一口鲜血。张柱北不禁低声骂道:“真是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!命都没了,你拿什么救人?”刘满芒喉咙咕噜一声,嘴角也流出一缕鲜血,缓缓说道:“张师兄,就算小寒命丧于此,也是死在鬼姥手下,不丢人。”

????张柱北看着木无双和刘满芒两人不禁暗骂道:“这两个傻子,怎么一点不懂变通呢!”汪小茹闻言倒是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,点点头说道:“你们两个,武功不怎么样,倒也有几分骨气。很好!干脆你仨一人留下一个胳膊,滚回去吧!”刘满芒深吸两口气感觉右臂有些轻微颤抖,默默运起内力稳住手臂,然后再次横起断刀。木无双有句落剑的妖力护体,又天生体质强悍,比刘满芒的情况稍好一些。见刘满芒又要出手,木无双也运起一口气,慢慢举起句落剑。汪小茹脸色一沉喝道:“给脸不要脸了?好!那就纳命来吧!”说完汪小茹陡然没了人影。

????木无双、刘满芒、张柱北三人也是心中一惊,木无双猛地感觉汪小茹已经来到自己的左侧,刚要挥剑横扫,只是汪小茹出手太快,居然瞬间就点了木无双手腕、手肘、肩膀三处大穴。木无双顿时觉得左臂像灌了铅一般,句落剑自然重重垂向地面。木无双脸色苍白地向后退了一步,紧张不已地盯着汪小茹。汪小茹冷哼一声说道:“老朽差点忘了,句落剑护主,你刚才能硬挨老朽几招,想必就是靠这句落剑的妖力在强撑吧!现在老朽封了你的手臂筋脉,阻断妖力,看你还有什么本事!”木无双咬着牙看着汪小茹,只见汪小茹不紧不慢地抬起右手朝他天灵盖拍来。木无双此时被汪小茹封住穴道,半个身子都麻木不堪,眼见鬼汪小茹杀招已至,木无双索性心里一横,右手成掌朝汪小茹心口拍去,做最后一搏。但是汪小茹的右手居然在木无双头顶寸许处停了下来。

????木无双早已体力不支,右掌仅仅劈出一半便身子一晃,右膝跪地倒向地面。汪小茹冷眼扫了一下自己右手两侧,只见刘满芒的断刀、张柱北的判官笔都在离自己手腕几寸的地方停了下来。刘满芒目光如炬,张柱北眼里也收起了谄媚,凌厉无比地盯着汪小茹。汪小茹哈哈一笑说道:“有意思!有意思!你们两个废物,想用老朽一条胳膊,换这小子一命?”张柱北缓缓说道:“鬼姥乃是老前辈,我等也实在不愿做出如此冒犯之举,只是这混球屡次顶撞前辈,我等自然会好好调教他。”汪小茹慢慢收回右手,摸了摸下颚说道:“嗯,你们几个,倒是比仙云那个畜生强多了。老朽好久没玩这么高兴了!那个镇海玉龙想必武功更好吧?带我走,现在老朽真是迫不及待想见张修文儿了!”

????刘满芒眉头一皱说道:“前辈想怎么样?”汪小茹左手一挥说道:“想怎样?想比武而已!带路!跟老朽去找张修文儿!”回去的路上李霜华仍旧动弹不得,只能由木无双背着她,和汪小茹等人一同向东来客栈走去。本来刘满芒见木无双身上有伤,想替他背着李霜华的,但是木无双执意不肯,刘满芒也只能作罢。汪小茹看着有些气喘的木无双,心里默念道:“这孩子……天赋真高呀!即便是妖怪,也高得有点离谱了吧!中了老朽那么多杀招,竟然还能背个人走……”

????木无双左臂穴道被封不能发力,只能用右臂死死揽住李霜华的后腰。张柱北看着木无双,眼里除了惊讶,还有几分无奈与欣慰。杨天泰看外面天时已晚,一直在客栈外面踱来踱去。张修文和李田牧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。张庭烨眼见苏小鱼时不时低头在自己的茶杯里添水,目光自然紧紧盯着苏小鱼的一双玉手。

????张庭烨实在不敢相信世间竟还有这么漂亮的手:白腻如羊脂玉的皮肤,微微透出一丝红润,看不出一丝纹理,纤巧修长的食指仿佛工匠精雕细琢的艺术品,更别说苏小鱼指甲上自然带着淡淡粉红色,远比其他女子涂抹出来的红色更加悦目。张庭烨看了苏小鱼的玉手一会,又快速瞟了一眼苏小鱼的鼻梁,更是心颤不已。苏小鱼倒完开水转身走开的时候,张庭烨居然差点伸手去拉住她的手。要不是张修文看似无心地瞥了张庭烨一眼,张庭烨肯定做出失礼之事了。

????张庭烨面红耳赤地平静下来,默然不语地端起茶水。碗边似乎还留着苏小鱼身上特有的幽香,张庭烨挺起鼻子嗅了嗅,才极为不舍地嘬了一小口茶水。陆险平一边看着张修文父子,一边焦急地等待木无双和李霜华他们回来。曾鼎也早从客房里走出来,见陆险平有些心神不宁,上前对陆险平小声说道:“陆师兄不要着急,他们一定会平安回来的。”陆险平看了曾鼎一眼,慢慢点点头,但是焦虑的神情一点也没变。

????罗瑞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,正闭目养神之时,忽然见杨天泰大喊一声:“几位师兄!他们回来了!”陆险平抢在李田牧等人前面冲出客栈,见木无双背着一个女子慢慢走来,顿时心中一慌。陆险平刚要冲上去,张修文却一把按住他的肩膀小声说道:“峰绝师弟,情况不对!看看再说。”